阿甲_我凜美如畫

驚滔駭浪的戀愛不協調進行曲

驚滔駭浪的戀愛不協調進行曲

 

CP:LX月

我就想看高智商的他們談個戀愛,可以虐死多少人。(你

如果丟掉小本本才能幸福跟吃糖,那就丟掉小本本吧!

而且,我要認真說半AU之外,月不想當警察(你)或許小時候是崇拜著。

月跟原作的做出來的選擇可以說是不一樣,但是我想盡量貼近之外,給他更多的選擇跟條件。

 

01

 

美麗,強大且聰明。這是L Lawliet看過照片後,找查此人資料後的想法。

一個從頭到尾都標榜著完美兩字,彷彿因為有他才能給這名詞下了專屬定義般,可惜的是仍然是個凡人。

一般人。

 

L Lawliet不可否認,他很無聊。目前來說非常的無聊,無聊到忍不住去收集一些聰明的天才,當然除了來自於華米之家的孩子們。

世界上聰明的人很多,不僅限於華米之家。當時說完,L Lawliet興致勃勃的開始尋找,一個能承接L名號的繼承者,開除華米之家的孩子們。那些孩子們早就知道自己是繼承者之一,並且開始學習如何成為一個合格的L。想法生活處事或者說人際交往,都與一般人不大一樣。

L Lawliet充分表達以上想法的時候,渡只是給出個結論:「你想在平凡教育體制下的一般孩子們找出能跟華米之家相互競爭,或者說頂替裡面孩子們的存在之人?L,我不得不說你這樣有點過於無聊,你不要忘記你也是華米之家的孩子。」

 

「喔,是的。當然,渡。我是屬於華米之家。但這並不表示華米之家出來的孩子,比起不被知曉的另類天才優秀。」

 

「我相信。」短暫沉默之後,渡開口:「你只是因為目前沒有案子而感到無聊。才想做這些事情。」

「淺而易見的,渡。我總不能告訴普通人說:快犯罪吧!偉大的L要來逮捕你們了。這簡直是誘導犯罪。」

渡搖頭給L倒起了紅茶。

「…蜂蜜。」

「不加糖嗎?」渡拿起桌上放滿方糖的罐子。

「兩者一起,你覺得如何?」

「或許蜂蜜能讓你健康一點。」說完,渡向門口走去。目標沒有意外的是廚房:「能告訴我,為何突然想給紅茶加蜂蜜而不是糖呢?」

 

L沉默地看著眼前剛滿十八歲的男孩,「我覺得他會像蜂蜜一樣,但是在之前我可能被螫了滿頭包。」

 

好比帶刺的玫瑰花,喔形容女子的詞彙有點不能表達完美,畢竟摘了刺之後不久花也就凋謝了。

 

扣掉完美這個詞條,剩下的你是甚麼?

夜神 月

Light

 

L寫下去往日本的時間,用著聰明的腦袋想著,怎麼給對方來個震撼級的初次見面。

喔,綁架案如何?英勇的偵探L像個騎士一樣衝鋒陷陣的救出被抓走的王子?

或者,年輕的學校老師來個男男版的師生戀,聽說師生戀這種節奏很紅,很多偶像劇都走這套?

青梅竹馬之類,小時候約定不離不棄。因父母工作關係最後搬離了自己的竹嗎?久違的重逢。別鬧怎麼想都不可能。

想像自己操著一流的ABC的腔調說著日語,裡面不乏就是”Light,好久不見”跟”我很想你”之類,簡直是智商掉在地上碎成玻璃渣的份上。

 

當L繼續想著下一個方案時,渡的出現除了帶給他一盛滿蜂蜜的瓷陶容器外,就是一句:「日本有點事情發生了。」

 

喔,更震撼的相遇契機到了,L如是說。

 

 

夜神月聽著自己的父親在餐桌上聊著關於警察工作的事情,有點那麼點厭煩。每下一句評論,眼神不止往自己這飄。

對於這些犯罪,夜神月認為是該受到制裁。不過目前日本的法律對於這些犯罪者們,基本上屬於寬容。他是這麼認為。但是並不表示他會想踏進這一行。

一個英明偉大的父親,忠於自己的工作跟家庭,只是很少回家。在孩子們的生日當天缺席,就像是吃飯喝水那樣容易。

母親雖然還是體諒著父親,但是對於自己跟粧裕來說,大概更傾向於字面上關係而非感情上。

不過,對於每月拿到零用錢的時候,對自己的父親還是非常感激萬分的。

謝謝政府給父親一份薪資優渥的工作。

 

「這次案子懸疑的地方太多了,真的。假如月你可以選擇到──」

「我相信爸爸。一定能逮捕犯罪的,不是嗎?」月維持著笑容。

「是阿,一定要的。但是,月你知道我更希望你去警察大學。而不是東大且該死的文學系。」

「我覺得月能進到東大就非常好了。」夜神幸子對於自己的丈夫向兒子選擇的專業指手畫腳的時候,還是向著兒子。

「當然了,媽媽。哥哥可是目標東大呢!而且錄取率拿百分比來說的話,」開心的看著夜神月一眼「幾乎是百分之百。」

夜神月親自給父親夾了點菜,夾著是父親不愛吃的菜。「爸爸也該習慣了,我其實更喜歡平凡一點的生活。」

「當個警察也很平凡。」夜神總一郎看著眼前親愛的兒子給自己佈菜時候,那種小小惡劣又得意的眼神,只好開始吃。

「但是,我更希望是上下班平凡。」月淡然的說完,表示要結束這個話題。

「幸子,我想下次餐桌上還是不要出現些甜的菜品。」

「不要這樣,我挺喜歡的。真的。」粧裕說完,吃了幾口。

 

夜神月離開餐廳後,聽到粧裕表示等等會帶著作業打擾自己之後,只是回了一聲”好”。

回到房間後,夜神月思考剛吃飽就坐下做功課或者躺著看書之類的,可能不大好。換了一身衣服離開臥室後,對著家人說:「我出門散個步。」

「或許,月可以幫媽媽買點醬油。」

「好的。」

「哥哥,我要布丁。」

月看著自己的口袋,考慮買回來要不要跟自己的妹妹收錢。

 

 

在超商內,籃子裡面是布丁跟家裡常吃的醬油品牌。透過玻璃窗看到外面的混混在調戲著女孩,接著小混混騎著摩托車追逐後被撞死。

夜神月的瞳孔緊縮,目睹這一連串的意外事故,他有點毛骨悚然又想是對方的因果報應。

結帳出了超商大門,夜神月想最近還是不要來這邊買東西吧。

 

就連不怎麼注意時事新聞,或者犯罪消息的夜神月都感覺到,日本不太對。

自己的父親雖然忙碌,但這次卻顯得焦急。走在路上,感覺人心慌慌。甚至,幾個同學開口閉口都”奇樂””犯罪””死”。雖然,月更想專注於今年的大學考試,卻不得不認為考試內容可能會參雜點時事,所以他破例在晚餐後跟著母親及粧裕一同看新聞。

 

「這真的有些瘋狂,不是嗎。」粧裕看著新聞,又看向時間。「新聞的延長在壓縮我看偶像劇的時間。」

「我相信,這些新聞出現在題目卷上的可能性比起偶像劇高。畢竟,出題老師不會問流河旱樹的最新八卦。」

「這並不公平,其實我更相信流河是無辜的。那些女明星自己貼上的。」

夜神幸子聽著兄妹倆的對話,本因丈夫無法回家的心情好上了一些。

「或許,月或者粧裕可以為爸爸送些換洗衣服。」夜神幸子拿出從房間整理好的衣服袋子。

「爸爸因為那個”奇樂”而無法回家嗎?」粧裕看著新聞咬著冰棒。

夜神幸子將東西拿給月:「喔,粧裕不要說的爸爸跟媽媽之間有第三者一樣,還有你不該這時候吃冰。」

月同時把手上的冰快速吃光後,說:「我覺得第三者不應該叫”奇樂”應該叫”工作”。」

粧裕大笑:「需要我跟你一起去嗎?」

「不用,你可以邊聽媽媽念你吃冰的壞處跟邊享受你的流河甚麼樹?」

「我覺得你是故意的。」粧裕在月走出客廳後小聲嘀咕。

「是的,所以按照月說的。我必須跟你說說關於吃冰這件事。」夜神幸子一臉微笑的看著粧裕。

 

 

最近,街道的晚上更是安靜,安靜的過了頭。

夜神月走到父親辦公的地方,警署大門外。進去對著櫃檯的女警表示,是給自己的父親送些換洗衣物。

女警告訴他,他們目前在開會。「或許,你可以考慮等夜神局長。」

夜神月有點厭惡女警過份的靠近,依然是笑著:「謝謝,我知道我該去哪邊等我父親。」

月直接越過女警,走向接待室。

 

聽到某處的大吵大鬧,夜神月忍不住看向那邊一眼。

一頭黑髮身高跟自己差不多,駝背。或許他背挺直會比自己高一點。還有,沒穿鞋子。白色的衣服跟一條寬鬆的牛仔褲。打量到一半,對方突然轉頭過來看自己一眼。濃重的黑眼圈讓人覺得是黑色的眼影。

或許是個吸毒犯?不對,那不是毒犯的眼神。也不像是個犯罪。或許,更偏向是某地區向警方檢舉哪裡來的神經病。

夜神月放任自己對於這個男人開始一連串的假想跟思考,宛如警察。

 

坐在接待室等著時間一秒一秒的流動,突然一隻手伸向自己的眼皮底下。

「流河旱樹。」

「……」夜神月在思考,是不是自己應該跟對方來張自拍,然後發給粧裕告訴他,其實明星私底下真的跟螢幕上差很大。

「你呢?」報上自己是流河旱樹這件事情,讓L並未覺得不好意思。

衝擊般的第一次見面,很好的表現出來。

「夜神月。」月不太想伸出手,不太想跟眼前這個奇怪的傢伙握手。

「是つき?」

「ライト。」

L強制的將夜神月的手拉起來,握著上下晃動。

「Light?很高興認識你。」

在聽到月開口之前,一個高聲的尖叫聲先出現。

「你怎麼脫離手銬或者是鐵籠子出來?」月在尖叫之後提出疑問。

「首先,這裡沒有鐵籠子。」L得意的咧嘴「再來,他們沒給我上手銬。」

「那真是他們的失策。」

「相信我,就算他們給予我手銬,即使將我雙手銬住了,過不久也得幫我解開。」

「你不像有人要保釋你。」

「是的是的,能保釋我的人應該還在開會。」

「關於”奇樂”?」

L深黑的雙眼看著夜神月,不說話。

「我說錯了甚麼嗎?」

「並沒有──」L話還沒說完,一聲威嚴的老年的聲音響起:「喔,流河我記得要你好好的,乖乖地待在車上。」

「現在把孩子放在車上,車裡沒大人是不太安全或者說挺違規的存在。」月開口表示,他挺同意眼前的男子為此下車。

「我這是為了讓你不犯法,渡。看看多貼心的男孩。像蜂蜜一樣。」

「我不覺得眼前的男子可以稱之為孩子,男孩。」

「對於您的年齡來說,他就是個孩子。」月惡劣的笑了一下,然後走向剛進門的父親:「希望你能早日解決案子。爸爸。」

 

「喔,當然。月。」夜神總一郎快速的接過東西,轉過頭對渡表示:「我為我的孩子無理道歉。」

「不用,夜神先生這不是甚麼大事,真的。對於目前的日本來說,這根本就不算是事。」

「好的。既然渡先生這麼說。」夜神總一郎回過頭對月說:「需要派人送你回家嗎?」

「當然不用,爸爸。我不是粧裕。」

「我也許有這個榮幸陪月君回家?」

「我相信你絕對沒有八卦纏身對吧?流河。」

「其實這樣聽久了,我更想你叫我別的名字。」

渡的表情帶著不太同意的神色看著流河,為防止渡開口破壞目前的氣氛,月只好嘆口氣:「或許。但是目前先喊你流河或者其他的名字,並沒有意義。」

 

聰明的男孩,渡微微的勾起嘴角。看著L跟著月走出了大門。

以及,夜神總一郎有點不太理解的神情。

 

「L讓我帶點話給你。夜神先生。」

 

TBC


评论(6)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