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甲_我凜美如畫

驚滔駭浪的戀愛不協調進行曲

驚滔駭浪的戀愛不協調進行曲

 

CP:LX月

我就想看高智商的他們談個戀愛,然後互怂跟一起打BOSS。(你

會帶奇樂玩,但是小本本不在月手上

我要認真說半AU,月不想當警察,但是小時候是崇拜著當警察的父親。

月跟原作的走向可能不一樣,但是我想盡量貼近個性,給他普通有趣的生活。

 

02

 

對於莫名其妙就到自己家作客的流河旱樹,夜神月的意思是就讓夜神粧裕去接待,就算知道這個人不是名氣男明星,但是光名字這一點。就粧裕而言不會想錯過這次的熱鬧。

 

「或許,我會想要來點蛋糕?」

聽著母親在說自己帶回來的流河過於纖細,需要好好吃飯的母親很自然地從冰箱拿出了蛋糕。

「……我不太認為蛋糕能當飯吃。」

「對,月說的沒錯。我將些菜熱一下給你吃好了,旱樹。」說完,看到夜神幸子收回L正準備用湯匙挖一口的蛋糕。

「有時候月君更像個惡魔。頭上長著角的那種。」

夜神月聽著對方的叨唸,「我以為你會說我更像”奇樂”?」

「當然,月君是嗎?」

「不,我不是。」

「我也希望月君不是。」L看著夜神月,「或許,月君會更想跟我傾訴些甚麼?」

「例如?」

「聽說前一陣子附近的超商有車禍。」

「是,是有這麼回事。」

「月君怎麼看呢?」

「…罪有應得?」

「月君是奇樂百分比提高了喔。」L維持著怪異的坐姿看著對面的夜神月。

「你剛才說我是惡魔來著,有翅膀的。」夜神月得意的笑著。

「不,有翅膀的是天使。然而月君不可能是。」

「我對這種事情無所謂,畢竟我只是個應考生。相比之下,對於這場意外車禍,我更應該關心我的測驗成績。」

「我相信對月君來說,考試只是個小事情不是嗎?」看著夜神幸子拿出一份熱好裝盤的食物,L有點小情緒,不是甜的。

「媽媽也許會想要一張流河旱樹的親筆簽名?」夜神月對夜神幸子笑著說。

「喔不,月。你說過他不是的。」

「或許他是呢?你也知道化妝用品是很神奇的。」

「但是,並不會神奇到那張臉像是整形過一樣。」L憤恨的說,並且吃了一口青菜。喔,他討厭青菜跟肉還有飯。

夜神幸子微笑的說:「所以說,月君就好好陪著朋友吧。我要去客廳跟粧裕一起看流河最新的電視劇,聽說裡面他飾演著一名偵探。」

「真希望,他不用被麻醉之後解決案子。你說對吧,流河。」夜神月對於電視劇之類的沒有任何的不滿,只是想打擊眼前這個自認為隱藏很好的世界偵探。

「當然,作為一個成功的偵探依靠的不止是麻醉藥。」

伴隨著身後的鬥嘴,夜神幸子有點開心,自己的兒子能交到個不錯的朋友。

 

L看向離開餐廳的夜神幸子,「或者,我們應該回歸正傳?」

「在那之前你不覺得你應該先自我介紹嗎?」夜神月雙手環抱在胸前。

「月君是在套我的話?喔不,相信我。我還沒結婚。」L帶著玩笑般假笑對著月。

「我母親做的飯菜不合胃口嗎?」

「因為它們不是甜的,親愛的月君。」L拿著叉子叉著眼前的肉塊。

「強烈的挑食及偏頗的口味,我想你還是老實的吃光這盤子裡的食物如何,或許最後能得到點蛋糕。」

「你這樣子就像是為了讓驢子走快點在他前面釣顆蘋果無良主人。」L咬下叉子上的肉,咀嚼。

「起碼,這頭驢子願意走了。」夜神月起身倒了一杯水,坐回位置上。

「你可以叫我龍崎。」L沒禮貌的吐了一根骨頭,帶點肉沫。

「你沒吃乾淨,龍崎。」

「我不是狗,月君能拿張衛生紙給我會更好。」

夜神月將水杯放在龍崎的面前,再次起身去櫃子上拿衛生紙。「所以,你認為需要跟我談些甚麼?像是,我父親的工作?」

「你父親的工作?我猜月君一點都不關心。」L接過衛生紙將骨頭全部挪到上面。

夜神月沉默了一會,「不,其實我還是蠻在意的。畢竟,不太想要父親他受到任何傷害。」

 

「月君的家庭很美好。」

「這是當然。」

「也很平凡。」

「這是一定。」

「但是,實際上月君不平凡不是嗎。」

夜神月皺著眉毛,有點疑惑:「龍崎,你這是諷刺我甚麼嗎?」

「當然不是,月君這麼完美。卻甘於平凡,這就很不平凡了不是嗎。」L將盤子上的菜飯用湯匙一點一點的壓平。

「你不該這麼孩子氣的玩著食物。」

「不,這不是玩。月君,我這是在努力讓自己吃下去,縮小體積容量但是質量不變。」

「我想,如果你再吃快點也許我能幫你拿到兩塊蛋糕。」

「好吧,月君你贏了。這次而已。」L加快了進食的進度,再次開口:「你真的不疑惑或者給予點幫助嗎?」

「……」夜神月再思考,為什麼自己的爸爸對於龍崎的任何舉動,之於他與家人,這些行為舉止不提點任何意見。

「聰明的小惡魔月君開始思考了。」L吃掉了最後一口菜。「我想月君該信守他的承諾。」

 

「當然,吃完你就該滾蛋回家。」

「原來月君一點都沒遺傳到母親方面的溫柔與和藹嗎?」

 

夜神月從冰箱拿出了兩塊蛋糕,草莓及起士味。看向龍崎帶著發亮的眼睛,「你能自由進出警署,又有個能跟我父親開會的…監護人。」夜神月短暫的停頓,想要猜透龍崎的表情。卻發現對方的注意力根本沒離開兩塊蛋糕舉著的手。

 

「月君的手腕很漂亮,很纖細。但是目前蛋糕還是最吸引我。」

「真是謝謝你的坦承。」夜神月很努力地克制自己,不要把兩塊蛋糕直挺挺地拍砸在眼前這人頭上。

 

隨後,聽到一陣門鈴的聲音。

聽到客廳的母親走去開門後,隨著幾個交錯的步伐以及腳步聲。

夜神月假笑說:「龍崎寶寶該回家了。」

「寶寶不急於一時回家,月君。」L的湯匙俐落的一刀切開蛋糕送進嘴裡。「在他得知他想知道的之前,不是嗎。」

「像是,我還沒結婚這種內容。」夜神月回復一個假笑。

「當然,這個是我今晚聽到最能令我開心的一句話。」L吃完兩個蛋糕,完全沒碰夜神月放在自己右手邊上的水杯。

 

「我不敢相信,你居然認真地吃了飯。」渡聽完夜神幸子說了關於流河過於纖細的身材問題。

渡看著L眼神裡帶著打趣,開口:「或許,我可以請夜神一家幫個小忙。類似,看照流河認真吃飯這件事情。」

聽著渡的話,夜神幸子則是開口笑著說:「月的朋友偶爾想來家裡吃飯是沒問題的。對吧月。」

你的語末完全不是詢問的語氣,夜神月也不知道該怎麼反駁,難道跟母親說明他跟龍崎還是流河不是朋友這件事。

 

「當然,我很樂意找月君一起進食。因為,月君是我唯一的朋友。」L說完,起身離開走向渡。「今天這一餐很感謝夜神夫人,我吃的…很開心。」

夜神月聽到最後的語尾聲音似乎有點小外帶點不開心,忍不住笑著說:「我希望明天晚餐能跟流河一起用餐,媽媽你覺得如何?」

在夜神幸子尚未回覆,渡先開口:「當然,我會準時將流河君送到門口。」再看一眼L直接往外走的背影。「親自,盯著他按門鈴及進門。」

 

 

L坐上車後,對著渡說:「我嚴重懷疑,你跟著月君學壞了。」

「不,基本上我並不完整的認識你口中的月君,L。」

「好極了,他今晚不止說我是頭驢還暗諷說我身上有著狗的屬性,喔。更早之前,他看不起偵探這個職業。」

渡透過後照鏡看著L,「我或許應該冒昧問一下,你說了對方甚麼。」

「我說了他是惡魔,然後說他幾乎可能是奇樂。」

「L我相信你在沒有找到證據之前不會這麼認定,還有呢?」

「…但是,他目睹了那場意外事故,卻一點都不害怕。甚至說出對方罪有應得。」

L咬著指甲,一點眼神都沒分給前方開車的渡,開始思考。

 

「對了,還有個消息。我覺得挺好的。」

「類似他是不是奇樂的證據?」渡開始猜測。

「當然不是,他口風意外的很緊。」L停頓之後,往旁邊倒著說:「他說他還沒結婚。」

 

渡搖了搖頭,淺顯易見不是嗎。

「或許,你該問的是對方是否有交往對象?」

「喔,我覺得這一定沒有。」

渡挑了眉毛。

「他今天一整晚都在我面前,逼著我吃下他母親的料理。」

「L我決定明天還是送你去夜神家好了。」

「你在說笑嗎?」

「當然不,我想你很需要健康的飲食,夜神一家能幫助到你。」

「你在扼殺我的腦細胞以及體內的糖份因子,它們會因為量太少停止運作然後血液停止流過大腦跟心臟。」

 

 

夜神月看了時間,在掃一眼電腦螢幕的畫面,世紀最偉大的偵探。那又如何?關了電腦躺在床上,闔上眼睛。

希望明天依舊是個平凡且美好,不要有任何犯罪的一天。

 

 

TBC


感覺兩個人有點幼稚(你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