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甲_我凜美如畫

驚滔駭浪的戀愛不協調進行曲03

驚滔駭浪的戀愛不協調進行曲

 

CP:LX月

我就想看高智商的他們談個戀愛追,然後互怂跟一起打BOSS。(你

會帶奇樂玩,但是小本本不在月手上!

我要認真說半AU,月不想當警察,但是小時候是崇拜著當警察的父親。

月跟原作的走向不一樣。總覺得他們是不是每天都在嘴砲?

 

03

 

當日本警方又收到大批犯罪集體死亡的事件,第一時間通知了L。甚至,帶著有點不好意思的方式,在凌晨三點。

 

L通過電子變聲告訴在坐的各位這並不是甚麼嚴重問題,身為一個L已經習慣了長時間的不眠。

 

「伴隨而來的可能是短命。」一個在會議室裡的警察偷偷跟著旁人咬著耳根。

 

「所以,如果我死了會馬上有下一個L。對於我的回覆及作息有甚麼問題嗎?警官。」

「不,並沒有。」發現自己說的話被L聽到,感受到夜神局長的注目,有點不好意的低下頭回應。

 

L看著到手的文件,雖然死亡的罪犯們幾乎都是無期徒刑,沒幾個是屬於死刑這一項目。關掉麥克風,L忍不住說:「日本對於判罪死刑真的是太過於…溫和?或者說是溫柔。」

渡開口:「東方人一直認為人性本善,這是個美德。」

「我更堅信,月性本惡。」

「L那個男孩只是頑皮了點。」渡笑著說。

「這已經不是所謂的頑皮份上了,渡。他在試圖不讓我吃些甜食。」

「喔,在這點上我也曾經試圖阻止你吃甜食的頻率,L。」

 

瞬間出現了夜神總一郎的聲音,短暫的發問:「L我們該怎麼做。這些資料明明很隱密。」

打開了麥克風,「我能假設,奇樂也許是個警務人員,或家屬。要不然就是個黑客。」

「一個高端水平能黑進政府資料的黑客?這真是───」

「別急著否定,夜神局長。政府的資料庫就像是我家後院一樣。」L說完,看到國防資料庫的人員臉色不太好,回頭詢問:「我這說法是不是太張狂?」

 

「與其說是張狂或者狂妄,我更偏向是不禮貌的。」渡說完,再倒了一杯紅茶。

「我感到抱歉,喔…雖然沒有很從心裡感到。」看到渡遞來的紅茶,L很自然的從旁邊拿起裝滿蜂蜜的壺倒了些進去。

 

「這樣倒下去,蜂蜜不是那麼好溶解。」

「沉底的蜂蜜也是很甜,我不介意。」聽著會議室裏警察們相互的討論跟擬定方案,「我敢打賭,一個尼亞或者梅洛都能頂他們開這一場會議。」

「需要喊他們過來幫忙嗎?」渡溫和的問。

「不用,與其讓兩個心智成長中或者不完善人格的孩子來幫忙,我不如祈禱上帝,快點讓夜神月加入這場遊戲。」

「為什麼執著於那個男孩,透過監視器觀察,他很正常也很自然。」

「是的,他是。渡,也許就是他太自然也太漠不關心,讓我覺得非常的不自然。」L喝了口紅茶,開口:「當世界都在討論L跟奇樂的時候,一個時下年輕人居然對此毫無興致,甚至認為眼前發生的事情不如陪著母親與妹妹看一部…智商感人的偶像劇?」

 

「因為這點不自然,你覺得他是奇樂的機率有多少?」渡再給L倒了一次茶。

「跟他上東大的百分比成反比吧。」

「那機率是近乎為0了,L。」渡明顯不太同意這種機率之下,還堅持夜神月是奇樂的設定。

「但是,只是近乎而不是完整的0。」

「你的樣子彷彿在祈禱上帝讓他東大落榜。」渡忍不住猜測。

「我想除了考試那天月君可能會因肚子痛問題而缺席考試的情況之外,他不可能會落榜。」L停頓了一下,用著不可思議的眼神看著渡:「渡,我從來不信上帝的。」

「我知道,華米之家的孩子們幾乎是無神論者。」渡將空的茶壺收拾好後,離開L所處的書房。

 

如果,這個奇樂真的不是月君,而是另個聰明的天才犯罪份子,經過這一次的殺戮是否可以當作,對方在等待下一次的由自己啟開端倪的應戰?

 

L回憶至昨晚用餐時間,月君開玩笑的表示”用人命來宣戰?這奇樂挺幼稚的。”夜神幸子與夜神籹裕彼此看了一眼,不知道為何月要說起這個話題。

L開口詢問:「月君是怎麼看待奇樂?」

夜神月看了L一眼不說話。

「或許月君更傾向私下討論。」

夜神幸子插話:「也許流河君等等飯後可以去月的房間裡討論。」

「這是個好主意,謝謝。」L使用筷子使用的不是那麼的完美,他更希望可以用湯匙,或者叉子。並且希望能吃下入肚的幾個甜美的蛋糕跟布丁等甜食。

為了防止夜神月假裝沒這回事,L跟著夜神月回到房間表示:我們可以開始繼續話題。

夜神月眼神不帶友好的跟著上來的龍崎,不說話。

 

「月君沒有不合作的權利喔。」

L看著夜神月落坐於書桌的椅子上,「對方不過是個幼稚的正義確信犯而已。」

「我不認為這是種正義阿,月君。」

「甚麼是正義?當犯人經過審判後,關十年二十年照樣一條人命活著離開了名為監獄的大門,堂而皇之地進入了人間。」停頓一會,「龍崎,我曾經認為世界是需要維持正義,但是我看了正義經過倫理化,變成了──」

「更人性了?正義偏向於人性,而犯罪並非人性。」龍崎說出夜神月想說的,最後:「但是一個人不能代表正義。無論做了多少自認為是”正義”。」

「”奇樂”認為用自己正義,對上人性的正義。」拿起報紙,「這算甚麼?一場名為正義的戰爭?真幼稚。」

「我還沒想到怎麼回應送來的戰書呢。」龍崎說完,很乾脆地趴在夜神月的床上。

「起開,你沒洗澡。」夜神月看也不看一眼。

「除非,月君給我一點靈感,一點點就好。例如,我該怎麼回復幼稚奇樂的宣戰?」

 

「我不覺得獨占鰲頭的世界三大偵探,會不知道該怎麼做。面對面上吧,那個台詞怎麼說?誰才是真正的男人?」

「月君,快上來。」L開心的拍著旁邊的位置。一臉期待的看著對方。

「不。」

「我以為最後一句話,是你的願望。」

「這是一種挑釁。」夜神月用種無法言喻的表情看著龍崎。

「喔,對。也許我該乖乖等到月君十八歲。」

「…等等,跟我十八歲有甚麼關係嗎?」

「畢竟,月君目前是個未成年,還是個孩子。令人憐愛的那種。」L拿起夜神月的枕頭抱在懷中。

「我覺得你給先放開我的枕頭,我們再好好進行談話。

「月君,很聰明也很迷人。」

「所以?」

「我挺喜歡你的。」

「我挺討厭你的。」

 

最後,夜神月把龍崎趕出了房間。

 

回憶至此,L看著監視器畫面上的警視會議。「渡,我需要個代理人。」

「我是你的代理人,L。」

「喔不,我的意思是,我要正面的回應”幼稚奇樂”的宣戰。」

「局部地區播放還是就日本境內?」

「日本。一開始就在日本,不是嗎。」

「好的。」

「就讓我看看,我跟月君的談論是不是真的命中要害。」

「你還真的把那個孩子給拉進來了?或許,是說你想讓他成為你的繼承者?」

「不,我更想拉他去荷蘭,說不定可以請尼亞跟梅洛瑪格他們一起吃個喜酒。」

「L,他還是個孩子。」

L思考了一下,「未成年保護條例還在保護他,所以我會等他滿十八。」

「…你足足比他大了六七歲。你該找個年齡相近的,女性。」

「渡,年齡不是問題身高不是距離,性別沒有問題。」L停頓一會,「我要一杯加滿蜂蜜的紅茶。」

說完,L很專心的打開了麥克風對警視廳的警員們表達一下,關於他後面的計畫。

或許,順便先跟夜神局長表示一下,最好顯現出點誠意?

 

渡搖頭離開L的辦公的書房,去準備深夜L所需的任何補給品。能阻止L毫無克制吃甜食的男孩子,也許是個好的選擇,比起年齡身高以及性別。

 

 

夜神月一早愉快的吃完早餐,跟著籹裕一起出門上學,顯然早把昨晚龍崎的話當成了對方可能是因為睡眠不足產生的胡言亂語。這一覺睡的挺好的,雖然枕頭很乾脆的換了一顆新的。

 

當夜神月進到教室,聽到幾個同學對於奇樂的討論以及發表,再次認為學生還是考個好大學,才是真的。

 

高田清美一個離夜神月座位很近的女同學,同時是個美女。「夜神同學似乎對於話題很不感興趣。」

「喔不,如果這件事情有被編進入考題,也許我會分點時間去研究。」

「那你覺得警方的推測很正確嗎?」

旁邊的同學們也一一的靠近夜神月的位置,將其圍著。也想聽聽學校的一名的學霸發言。

「…呃…警方推測?」

「夜神同學,你爸可是局長,別說你不知道。」

「家父的工作我是不太參與的,或許可以聽你們說說?」夜神月露出一個笑臉,誰能阻止帥哥的笑臉。尤其是,學霸。

 

「警方推測奇樂是個學生族群,而且應該是警務人員相關家屬。」不知道誰開口說完,眾人興致勃勃的看著夜神月。

「喔,或許是吧。」

「我以為能聽到夜神同學不一樣的論調。」旁人相繼點頭。

「很可惜,這次我倒覺得警方推測挺準的,畢竟來了個很厲害的傢伙。」

「喔,果然有內部消息,夜神同學知道些甚麼嗎?」

「或許,某天午後的新聞插播會解答一切。」夜神月故作神秘的一笑,然後拿出課本:「不過,我想老師也該快來了。」

高田清美笑了一下,「夜神同學覺得"奇樂”是正義嗎?」

夜神月一聽,微笑的說:「我覺得考大學比正義重要多了。高田同學。」

「也是。」高田回個笑容也拿出了課本。

 

 

TBC

 

碎念:來報點平安,真的希望割點腿肉瘦個10斤(醒醒)

順便!買了一件jump的小本本的一件T,後面雖然是路克。其實,更希望是月跟L面對面印在T上的….OTL有的話,買爆他(你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