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甲_我凜美如畫

【關於】黑月一個腦洞

默默丟個腦洞,真的是個腦洞。畢竟,沒智商+懶的考據+懶的寫(你

第一個:

架空,只能是架空了吧!山寨頭子黑尾X觀星師月島。(但是主線故事不是圍繞他們)

烏野(歷代觀(占)星)族氏:日向、影山、月島、山口四個年輕人,被老師踢出去說上京接替快掛掉並且給皇室職任占星的老頭。

才走出族地不久,在荒郊野嶺因為相處不好,遇上一個看了就不是很好的商隊,一個沒帶智商出門的日向+一個沒帶常識出門的影山,被商隊(看起來就不怎樣的)的商人給挽留再商隊,請他們保護商隊不讓山賊加害。

然後,月島藉機就跑了。山口身為月島的小跟班當然跟著跑了。

隔沒多久,在半夜的時候山賊突襲,日向+影山來不及反應也跟著商隊的人被山賊綁起來了。

黑尾在遠處看,感覺差不多了就走到商隊裡面。月島默默出現,要求交換條件把日向跟影山要回來,告訴黑尾三天後的哪一條商路不管你們想做甚麼,最好甚麼都不做,放過那條路上的肥羊。

黑尾半信半疑的看著月島,看到月島俐落用小刀割掉日向跟影山繩子,外加100%以上的好看顏值。所以,就先撤退。

關於三天後商道上的事情,黑尾跟木兔還赤葦討論到底要不要搶這一筆,木兔覺得要搶,赤葦覺得有異但是如果夠自信可以搶,黑尾想起月島的話勸兩人先不要動作,先觀察一陣子。

結果,當天商道經過非常多豪華的商物的車,差點拉不住要衝出去的木兔,研磨在遠處讓人傳了訊息,這些商車的後面都尾隨著大批軍隊。

黑尾跟赤葦拉著木兔打道回寨裡。

過幾天,黑尾一直想起來月島來,所以決定下山去逮月島把他帶上山。

黑尾跟赤葦+木兔說了,三人決定把山寨先給研磨管理,三人愉快的下山找月島。

 

月島等人在青城裡面擺攤,占星算命測字金口斷流年。一切都因為日向+影山這兩個人要說太會吃+太會花,沒離開幾天荷包就先扁下來。

月島只好靠著看家本領,上街擺攤,反正四個人在族裡本來就是學這種學問,四個人一人值班一天剛剛好。

月島要當班的早上,瞬間有個不好的預感叫山口跟他換了班,他待在客棧窗邊看著山口給人測字跟看生辰八字。

有點無聊又覺得自己想多的月島,被影山跟日向扯出門,三人走到山口身邊就看到黑尾木兔赤葦三人。

黑尾一臉流氓樣對月島說:先生,我想算一下───

月島直接打斷對方的話:依我看,這位客人是想算紅鸞心動吧。

黑尾回:不不不,心動的人是找到了,就是想算一下哪個良辰吉日可以把人給綁回山上。

月島無語。

 

某一日晚上,月島無聊開始觀星,多看了幾眼之後覺得不太對,便進屋開始算。

終於,算出了烏野那老頭的野心,同時知道為什麼要派日向+影山還要帶著自己出門的原因。

過沒多久安穩的日子,在要離開青城的時候,便聽到幾處有叛亂的聲音出現。而兩個熱血笨蛋也因此加入這場革命。

月島看著兩個熱血笨蛋只好跟著下去,總不能拍拍屁股離去。而,黑尾知道之後選擇了月島在哪自己就在哪,跟在月島身邊。

最後,月島忍不住說:你可以不用跟著我,自立為王也行的。你不差。

黑尾回:我對自立為王沒興趣,我只想快點把我的山寨新娘子迎娶回去過日子。

隔天,就看到黑尾帶著音駒+木兔梟谷一群人投入烏野門下,對影山宣誓效忠。

月島隔著房間,默默說出:「笨蛋。」

 

那段時間的殺伐,黑尾晉升的最快,黑尾認為只要快點將亂世給和平,自己就可以帶月島回家。

然而,在一次對戰中,不小心誤入了及川+牛若兩人的陷阱,然後被抓住了。

 

月島觀星後,得知黑尾最後的下場,對山口說:帶著我的人頭去投靠及川。

山口拼命勸月島不要這樣,月島回:我不欠烏野甚麼,但是欠了他很多。反正,我的命也不長了。

山口震驚著看著月島。

月島拿出了一疊紙人。

那疊紙人代表著月島用自己的命去抵了很多次黑尾在戰場中所有受到致命傷害後,卻能活下來的原因。

「我很討厭觀星,會知道太多事情,但是又不得不去看….」

「看懂之後,最難過的還是…自己深愛的人那顆星,永遠的殞落。」

「帶著我的人頭,然後鞏固我的魂,鎖好…我會替及川徹拿到他想要的。」

「談判的條件,放了黑尾鐵朗,讓他安穩過渡餘生。還有,稱王後留給烏野一條後路。」

 

最後,山口照著月島說的逐一去做,另外對及川要求把音駒眾人+梟谷的人都放他們。

及川最後用流放的方式,讓他們不得入城。只能生活在偏遠的山區。

黑尾一直覺得自己會死,落在及川手上沒可能完好的活下去,挑斷了武夫的手筋腳筋,卻被放了。

及川在黑尾的面前笑得很開心。

送上了一個盒子對他說:帶著你的新娘滾回山上去吧。

 

黑尾帶著月島的人頭回到山裡,落戶在村莊內。

給月島挖了一個墓,面上刻著:黑尾 螢 之墓

 

手裡握著月島最後寫給他的信,還有山口的話。「月想說的都在裡面。」

 

從一開始,被挑釁的警告,還有下山後故意招惹對方,雖然盡收到月島的白眼,但是一點點的小心思卻忘不了。

還有偶爾的壞脾氣,跟愛吃甜食的小動作。

「最討厭的,還是忍不住開始看著代表黑尾桑的那顆星,是否能永遠亮著的自己。」

「開始冷漠卻又忍不住在意,哪個女子入了你的篷內。」

「跟木兔先生的勾肩搭背。」「感受到你偷偷入我房間後,無聲的撫摸跟微微的嘆息。」

「一次一次的讓自己的血滴在紙人上,希望它們能替你消災解難。」

「最討厭的,還是看著自己喜歡的那個人星星殞落帶來的心痛。」

 

月島的魂在及川府內,在水池上只能望著天空,看著代表黑尾的那顆星一閃一閃的亮著。

折損自己的福報,將及川一次一次的推向王座。

 

六十年後。

黑尾鐵朗用顫抖的手指撫畫墓碑上的螢字,闔上雙眼。

代表黑尾鐵朗的那顆星,滅了。

 

Ps.我真的只是想著痞痞的黑尾想拐走月島,卻入了迷局,月島為了讓黑尾脫身,其實也想跟黑尾在一起,然而不得而終(你)而且,最想看的還是月島每天觀星,看著星運的走勢來保護黑尾甚麼的!!

然而,這裡面背景爭霸甚麼都不是月島跟黑尾,在爭的只是烏野的日向影山跟及川牛若。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