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甲_我凜美如畫

【黑月】一日的校園女神

Cp:黑尾鐵朗X月島螢

碎念:把好多lof上的太太產出的糧來回吃了好幾次,整個肥了一圈。(你

 

設定:春高之前,合宿之後,戀人成就已達成!

 

開心前往烏野高中的黑尾鐵朗及感受一般般的孤爪研磨,拎著在車站附近知名的甜品店買下的草莓蛋糕。

在踏入校園的第一部就收到許多傳單。

在各有特色的傳單中,黑尾由一開始興致高昂的看到皺著眉頭,拉住身邊的友人遞出其中一張。

「研磨。」

聽出黑尾語調跟前幾秒有點不同,孤爪同學稍微把頭抬起來一點。

「研磨,這個人跟我家月月的髮色一樣。」

「恩。」孤爪點頭已表同意。

「這個人的眼睛顏色也跟我家月月一樣。」

「恩。」

「這個人的大腿...腿圍也跟我家月月一樣。」

「黑,變態也不要太直白。」

「...這個人,應該是我家月吧。」

對於月島螢的印象只留在一年級高個子戴眼鏡階段的研磨,認真思考一下。「女生是不能加入男子排球社的。」

「...研磨,這人真好看。」

「恩。」

「走吧,我們直接去一年四班。」

「翔陽呢。」

「有遇到再說。」

說完,黑尾加快腳步走向教室的方向。

 

藉由著身高優勢,一路走來黑尾看到不少男生手中都一定有一張跟自個兒手中差不多的傳單,裡面同樣一個人不同的姿勢跟眼神。差點直接攔路打劫將手中持有月島螢的宣傳紙通通納入懷中,不想分享給其他人看。

 

「研磨,如果我叫月私下穿這種小裙子給我看的可能性多高。」

「黑真變態。」

「喂喂,這群人才變態吧!他們手中的人是我那個月啊!」

「黑,一個活生生的月島螢跟一張紙上穿著小裙子的月島螢你要哪個?」研磨想到甚麼東西似的提出疑問。

「你這宛如是在問貪心的農夫要的金斧頭還是銀斧頭一樣啊!」

「那換個,一個可以讓你這樣那樣的月島螢跟一張紙上穿著小裙子的月島螢你要哪個?」

「首先,螢可以讓我這樣那樣再說吧。研磨,這個是不可能的。」

研磨有點思考困難的,該怎麼開解陷入死循環的黑尾鐵朗中,展開了一連串已月島螢為中心的話題,前進一年四班。

 

月島螢黑著一張臉低著頭坐在班級門口,無視於門口外排一長串的人流跟路過的人潮送出來的目光。

「月島君笑一個。」

「笑不出來。」

月島螢回答完坐在旁邊登記排隊的女同學,很乾脆的扭頭。

彷彿聽到旁邊的對話,唯一聽清楚的是女同學回應的:「這就是傲嬌阿。」

只能祈禱排球部的部員千萬不要經過這邊的時候,睜開眼睛看到了清水潔子學姐。

「…」月島覺得自己臉有點紅。

「…」清水潔子走到月島螢的面前,蹲下看著月島。「月島同學真好看。」說完,站起來對著旁邊早已經站起來的女同學說:「加油。」示意一下繼續往其他班級走。

「學姐真是大美人。」右邊的同班同學(男)感嘆說完後,又一臉認真的看著月島說:「當然,月島同學也不差!」

「是阿是阿。」裡面幾個身著執事裝跟女僕裝的男女同學都跑出來,表示贊同。

「我去休息一下。」說完,月島螢站起來往自個班級走,完全無視於被他站起來的身高嚇到的眾人。

畢竟,一米八八的身高不是假的,排隊的人看到眼前突然高出那麼多的身高差,只覺得小鳥依人甚麼果然是個夢想。

 

躲在教室里規劃出休息區的地方,有點痠澀的眨了幾下眼睛,耳邊迴盪的是:「月島君聽好,雖然你不習慣戴隱形眼鏡,但是你那副眼鏡怎麼說呢….應該是辨識度太高了,所以再怎麼不習慣你都得這樣。」

『如果眼睛太乾的話可以滴幾滴眼藥水喔!』

「阿…眼藥水…嘖。」不在口袋裡面,同學們都自顧不暇了只好出去找了。

拉開教室門對著女同學說把抽屜裡那罐眼藥水拿一下,一拿到扭開蓋子要點的時候,感覺有不知到哪裡來的目光注視著。

 

點完眼藥水後,扭頭看到底是哪裡來的無禮目光。

熟悉的高度跟黑髮,一如往常的雜亂,聽說是拜特別的睡姿造成。

 

跑。月島螢,跑!

 

顧不得把眼藥水還給同學,月島拔腿就跑起來。另一方面,看到月島開跑的身影,黑尾也跟著拔腿就追過去。

 

「人氣娘跑了。」

「有人去追了。」說話的示意著剛剛跟著跑起來的黑尾。

「追了會回來嗎?」

 

研磨想,也不是那麼想吃東西,反正黑尾的目的達成了。那麼,去找翔陽打遊戲吧。

 

「同學?同學?...」

「還是直接喊下一位吧。」

 

 

月島跑得很快,看到樓梯就上跟下,完全不管目的是哪,只要甩開跟在身厚的人就好,但是偏偏──

 

「螢!不要跑啊!」

 

月島心理毀謗:你就不要追啊!

往下的樓梯空擋,不小心腳滑了一下,要往前跌滾下去時,被人拉了一下。

「哎...」看著眼前長髮寬肩的背影,先站起來之後問:「烏野有哪邊現在沒有人的空教室嗎?」

「...應該...沒有。」

「是喔。」黑尾拉起月島的手,問「有傷到哪嗎?」見月島搖頭。一路上著往樓上走。

 

最後停在前往頂樓前的樓梯平台。

看黑尾似乎沒打算開門,月島隨意找了離對方有點距離牆靠著背蹲下。

黑尾沉默看著月島的一系列動作後,真覺得對方完全沒在在意自己是否女裝這回事,眼睛很努力的不去看月島的大腿,還有更隱密的地方,趕緊將自己外套脫下直接蓋上月島曲起的腿,整個人很乾脆的硬是要擠在月島的視線內。

 

看月島紅紅的眼睛,濕潤潤的:「哭了?」

「是眼藥水。」

「為什麼要跑?」

「為什麼不跑。」

「...而且...這麼丟臉的樣子...還給黑尾桑看到...」

「啊!!超級羨慕的啦!」黑尾打斷月島還沒說完的,「超級好看的月,然後都被別人看到甚麼的!」

「...明明...就是超遜...」

「而且,月還說不准我來!」

「超遜的樣子給黑尾桑看到了。」

聽到月島有點委屈又不滿的,然後耳朵紅紅的眼睛紅紅的,臉頰也不遑多讓的起了淡淡的紅。

「月。」

「我可以親你嗎?」

 

不等月島的反應,黑尾的手緊緊與月島的雙手十指交扣在兩側,吻上去。

 

「我可以把螢藏到學園祭結束嗎。」黑尾將臉埋在月島肩頸處。

「黑尾前輩,你是笨蛋嗎?」

「學園祭明天還有一天,你今天就得回東京喔。」

「...明天是假日喔。」

「黑尾學長不能不回家吧。」

「我讓研磨幫我帶話就好。所以,讓我住你家吧!」

月島的右手輕輕撥弄黑尾的亂髮,說:「不要,黑尾前輩還是睡大街上吧!」

「我會先幫前輩買好報紙的,哈哈哈。」

「螢還真過份。」將月島的手握在手中低頭輕幾口。「走吧!我們還是先落跑吧!」

「我的制服還在教室。」

 

兩人在走回一年四班的路上,黑尾有點疑惑:「螢,你怎麼會配合拍這些海報?」

「...不堪回首。」

看到月島一臉我不說我不想說我不爽說的臉,黑尾決定私下再找主使者好好的聊一下,最好能聊到把電子檔發來給自己這種。

 

一日的校園女神完。

碎碎念,其實應該算是一日...把想要寫的場景擠在這裡了...原本是留在第二日的(你)所以,臨時讓我改個標題吧(你

评论

热度(42)